10.0

2022-08-31发布:

变态精灵与正义魔剑士

精彩内容:

廣闊的法娅大陸,是一個鬥氣與魔法活躍的大陸。

    大陸東部大片地是分裂的人類國度,而大陸西邊的一角,是精靈之國。

    沒錯,大陸上除了人類以外,還有各種種族,如華麗的精靈族,暴躁的矮人

    族,能歌善舞的翼人族和傳說中的龍族。

    諾克薩馬思,西方諸國之一「靈頓」的首都。城郊,站著一個戴鬥篷的老年

    人,正是當今第一精神系魔導師文洛克,不過一個跪在他面前的少年讓他很無奈。

    「艾歐,我說過了,你這種魁梧的體質不適修煉精神魔法,你還是當一個

    劍士吧。」

    「拜託了,文洛克魔導師,我是真的決心轉學精神魔法!」我焦慮地跪在地

    上懇求精神系大魔導師文洛克。練劍多年的我早就厭倦砍殺,更傾心于迷幻神奇

    的修心魔法。

    蒼老的鬍子一撇,文洛克苦笑一聲,「想不到一個3歲就達到大劍師的天

    才劍士居然要和老夫學魔法,是命運的捉弄嗎?」

    「這幺說您答應了??!」我擡起頭驚喜的看著魔法界的王者人物。

    「哼,算你走運,你也別當純魔法師了,魔武結更能發揮你的全部全力。」

    「是是是!」我又帶著喜悅磕頭。

    「好吧,但是,我的規矩你知道,8歲後就要出師遊曆,完成一件不得了

    的事,如果不能讓我滿意,就逐出師門。」文洛克話鋒一轉,眼中寒芒一閃。

    「好,我一定做到!」我激動的喊著。

    然後我就醒了。

    看著空蕩蕩的天花,我的心情還是難以平複,一拳對著半空打出去。

    上個月終于到了8歲,我開始自己出師遊曆之旅,而且大膽的選在『遺蹟

    之森』這個危機四伏的地方。自從5年前人與精靈的「諸皇之戰」後,雙方元

    氣大傷,劃定這個森林爲緩沖,森林東西方向兩族分居互不往來。這也造成這

    裏成爲諸多魔獸自由成長的地,雖然危機四伏,但是只要在這探險,相信對人

    的鍛煉是十分有利的。

    「居然中午了!」

    簡單的洗漱後,我帶著乾糧走下了旅店的樓梯,背著附魔大劍,作爲物法雙

    修的魔劍士的標誌。

    走出旅店,到了遺蹟之森入口,琳瑯滿目的冒險者都被我的武器吸引,這是

    我不由驕傲的挺起了胸。這附魔大劍可是天賦的標誌啊,說明這個人在魔法和鬥

    氣方面都是無與倫比的。

    其他冒險者都是成群結隊,只有我是昂首挺胸的一個人,在大家注目下往森

    林深處走去。短暫愣神後,這群人也緊隨其後。

    3個小時後。

    「啊啊啊啊啊!!」我拼命狂奔著,背後一條地行魔龍拖著巨大的身軀在癫

    狂地追趕著我。

    跑了2公裏的路,我還能看見遠處大坑裏散落著破碎的铠甲,折斷的巨劍。

    聞著血腥味,感受著遠方,一地的屍體,告訴我那裏發生了多幺慘烈的戰鬥。

    那群家夥一直跟著我在大路走,然後我們居然莫名其妙遇到了魔龍,這群愚

    蠢的人還妄圖屠龍來揚名立萬,結果根本敵不過魔龍一個甩尾。

    「媽的集體行動的冒險者戰鬥力和旅遊團的大媽一樣啊!!」我哀嚎著,猛

    地頭,大劍對準魔龍,「常識阻礙,給我成功啊啊啊啊!」

    魔劍發出刺眼的紫光,魔龍眼神閃爍著,繼續往前沖刺,卻直接無視我直挺

    挺的撞在一棵樹上。

    嚇死我了,我一下癱倒在地。魔龍都是免疫魔法的,還好特殊的精神魔法是

    個例外,我直接影響它的大腦讓它産生看不見我的錯覺。

    趁著龍還沒爬起來,我跌跌撞撞地望遠方跑去。

    終于看不見龍了,我鬆了口氣,拍了拍披風上的灰,「靠,我的新裝備全弄

    髒了,咦?乾糧只有一點了,怎幺掉了啊啊啊!!!」

    就在我頭疼著怎幺去補給,面前一具背朝天空撲倒的身體吸引了我的注意

    力。

    雖然衣衫褴褛,但是金黃的頭髮預示著特殊的血統。雖然看不清臉,但是我

    看見了明顯的長耳朵,又長又尖的耳朵。

    精靈?!

    居然是精靈?五十年前諸皇之戰後就已經看不見精靈了?而這個危險的緩沖

    深處更不可能有人或者精靈啊。我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有問題。

    蹲了下來戳了戳她的頭,頭髮是有如朝陽般活力的金黃色,戴著從未見過的

    草織髮飾。豐腴的大腿被白色筒襪包裹著,淩亂的短裙下絕對領域十分吸睛。

    背後是綠白相間的破舊披風,肌膚因爲衣衫褴褛而若隱若現。

    後腰部懸挂著魔杖。

    就在我煩惱著怎幺辦,這個精靈動了動身子,擡起了頭,與我四目相接。

    果然精靈族和傳說中一樣都非常漂亮,一雙大大的綠色眼眸透著精靈古怪,

    長長的睫毛調皮地翹起,精緻的瑤鼻不高不低。她朦胧的表情定了幾秒,她突然

    跳了起來,「哇啊!是人類啊!」

    她一跳起來我才看清,這個精靈少女身形修長、四肢纖細,關鍵是那對

    渾圓碩大又富有彈性的胸部。

    「額,你,你好。」看著精靈少女鄉巴佬一樣的激動表情,我尴尬的摸了摸

    鼻子,但是手馬上被她抓了過去。

    「餵餵,我是柔弱又漂亮的精靈哦,很高興看見人類哦!你你!快來侵犯我

    把!」

    「是是,你好啥!?」我搗蒜似的點頭,突然發現她奇怪的發言。

    「人人家一直都想被人類侵犯但是在村子裏找不到啊,于是我跑出

    來找人類了。」她兩眼放光的握著我的手,「好幸運哦,居然找到了耶,來,

    把我好好的蹂躏一番吧!」

    「這這個森林很危險,你別說胡話了,快去吧。」我滿頭黑線,這個

    家夥很麻煩,還是不要糾纏爲好,就在我頭的時候,她又猛地抱住我,死死纏

    住了腰。

    「人家被村子放逐了啦!不去了唔唔唔~ 」

    「蛤?爲什幺啊?」

    「人家說想踏上被人類侵犯的旅途就被長輩放逐了啊!」

    麻煩,太麻煩了。我有些恐懼的看著這個狂熱的精靈,考慮怎幺甩掉她。

    咕咕咕~

    精靈的肚子開始叫了,她馬上可憐兮兮的看著我。我咽了口口水,看著她乳

    溝裏絲滑如瓊脂的皮膚和一頭金黃柔順幾乎垂要腰際的長發,更別提那嬌俏可人

    足以讓所有男人拜倒的容顔。

    「好吧,我帶你去安全的地方,現在先給你點東西吃。」我安慰著自己作爲

    魔劍士不能見死不救,這是道義。

    「謝謝您的恩賜!那我開動了!」精靈突然呼吸急促,小嘴裏發出期待的輕

    哼,跪在我的身前,兩眼放光的看著我的胯間,作勢欲解我的褲腰帶。

    「不是那裏啊!!」我給了她頭一記手刀。

    「啊啊啊疼!怎幺可能有人類不想蹂躏精靈的嘛?!」她淚眼朦胧地捂著頭

    抗議。

    「哼哼,我是精神法師,意志力爆表,你怎幺可能勾引到我。」

    「啊,我不信!快來蹂躏我啊人類,啊~啊~ 」她不信邪地開始露骨的呻吟,

    靡靡之音讓我都有點忍不住了。

    沒救了,我搖了搖頭,直接把饅頭塞進她嘴裏,把她扛在肩上往森林外面走

    去。

    「唔唔!!」精靈又莫名其妙的開始掙紮起來,要不是我物魔雙修身體健壯,

    險些被她晃倒。

    想不到胸那幺大卻比想像之中輕呢,我頭瞪了她一樣,嗅著精靈秀發若有

    若無的芳香,往森林外跑去。

    「唔唔唔!!被人類這樣虐待!!這樣看垃圾的眼神!啊啊啊好開心啊啊啊!」

    她不安分的扭動著,含糊地發出誘人嬌喘。

    「啊!死裏逃生,真是太好了。」粗暴的把精靈扔在床上,我伸了個懶腰。

    「啊嗚嗚,居然這幺粗魯的對人家,真是太舒服了,快來,繼續蹂躏我啊!」

    坐在床上的精靈紅著臉,分開雙腿一只手扳開自已的肉穴,將自己的蜜所暴露在

    我的視線之下。

    「我想被人類蹂躏呢,請不要猶豫,請將你的精液狠狠地注入我的身體吧。」

    精靈的神情越來越放蕩,表情淫蕩的分開雙腿,做出各種撩人的態勢。

    「適可而止啊!」我還沒喘口氣,又驚慌的把被子扔到她臉上蓋住了整個人。

    「人類,你還在等什幺~快來幹我啊,你看我都這幺濕了~ 」鑽出被子,精

    靈蹲在床上背朝我,然後用自已的兩只手伸到屁股後面,分開菊門的肉洞,洪水

    氾濫的洞被我一覽無余。

    感覺到氣血湧到腦子裏,爲了不沖動犯錯,我咬著牙沖過去把手緊蓋住她的

    腦門「你、你你、你這個家夥你的精神一定有問題,讓我檢查一下。」

    「啊啊啊被人類入侵精神海了,難道想把我改造成肉奴隸,好期待哦哦哦~ 」

    她興奮的兩眼翻白,白皙嬌小的身體扭動顫抖,兩腿不安的扭動,伴隨著陣陣痙

    攣,如果不是我靠著她,她身體早就向兩邊癱軟了。

    隨著對她精神海的探,我的面色逐漸凝重起來,果然這個精靈被下咒了,

    而且是從小時候埋下的種子淫之血。沒有人知道那是什幺,只知道中了這個

    詛咒的女人注定命運悲慘,詛咒會在她們腦內植入對性的永恆追求,逐漸失去本

    性的她們爲了滿足無止境的性慾只能淪爲妓女和性奴。

    「靠,救你一下吧。」我咬了咬牙,不知道誰對這個精靈這幺惡毒,雖然這

    個咒無解,但是我可以試試學習的清心咒,雖然我一次都沒念完那個艱澀的咒文,

    不過現在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我閉上眼,靜靜的進行吟唱著咒語,灌輸魔法,房間裏瞬間充滿柔和的風。

    「稽首皈依蘇悉帝頭面頂禮七俱胝

    我今稱讚大準提唯願慈悲垂加護

    南無飒哆喃。叁藐叁菩陀。「

    艱澀的語句在我憶下用清晰的吐字下響在房間之內,隨著清心咒不斷

    響著,我居然發現自己率先平靜下來,似乎精靈之前的反常行爲也不再使我厭惡。

    現在精靈意識海附近是一條條金色的小河,不斷有聖潔清心的力量對汙穢進

    行清洗。

    眼眸變成金色,發出尖銳的光芒,腦海裏咒文越來越清晰,我的吟唱聲也漸

    漸的高亢起來。

    現在精靈汙濁的意識海已經被金光包圍,只見她渾身幾陣劇烈的顫抖,過了

    幾分鍾才逐漸平靜下來。

    伸了個懶腰,我相信我現在擺出的表情一定和聖母一樣。朗誦完清心咒的我

    驚訝的發現原來自己的身心竟然也能那幺舒爽,一切負面情緒全都無影無蹤了。

    半晌,我碰了碰精靈,「餵,現在感覺怎幺樣?」

    精靈睜開了美麗的綠眼睛,露出 同常的聖潔目光,文靜的氣質讓人感到

    甯靜。

    然後她淡淡地,嘴角上揚露出笑容。

    「人類,謝謝你。」她誠懇地鞠了個躬,「我是附近精靈村的居民,幾個月

    前突然變得極度渴望性,現在有你幫助,我終于清醒了。」

    「不客氣,這是一個詛咒,已經被我驅散了。你在這裏住一晚明天去吧,

    不要打擾我冒險就好。」我擺擺手,長出一口氣,同時暗喜自己居然輕輕鬆松驅

    除了傳說中的無解咒術,難道自己也是魔法天才。

    「可是」她的神色漸漸開始變化,「我我啊」,漸漸的她清澈

    的美眸升起一片水霧,然後她撲了過來。

    「啊啊啊!你幹什幺!」我頓時驚慌失措,她整個身體貼到我的背,不但乳

    房都壓扁了,她還動晃動身體,讓兩個大肉球就貼著我的胸口滾來滾去。

    「我想清楚了,既然被人類救了,我就該報答你啊,用身體~ 」她語氣越來

    越控制不住的淫蕩,手伸進我的下身,動掏弄著我不知何時已經脹大的肉棒,

    臉上露出了癡女般的喜悅笑容。

    「你你你???到底怎幺了!!」我急忙又伸手撫摸她的額頭,探知精神海,

    驚駭地發現裏面之前的金光被黑暗吞噬的嚴嚴實實,淫之血就像海綿一樣吸收清

    心咒的力量然後加倍膨脹。

    『淫之血是深深烙在你血液裏的詛咒,在你流乾最後一滴血之前它都不會停

    止。』

    腦海中突然閃過魔導書裏的一句話,我才感覺到自己後背都是冷汗。

    更可怕的是,海中一道黑光發現了我的探知,伸出一條黑色的河流從精靈眉

    心爬上我的手,順著手臂直沖我的大腦。

    我大感不妙,想不到這個咒術這幺厲害,居然連我都想反噬??

    正當我想收的時候,卻絕望地發現身體不能動了。

    「嘿嘿,人類,這是束縛術哦。」精靈舔了舔嘴角,狂熱地看著我的下體。

    這個家夥的魔力好可怕。可,可惡,救命啊!!!!

    黑光還是沖進了我的腦門,我眉心一陣發痛,饒是我關鍵時刻利用『精神海

    屏障』抵擋了淫之血的入侵,我的大腦還是不可避免地被汙染了,只是不知道程

    度如何。

    精靈媚笑著拿開了我的手,溫柔的將我推倒在床上,我只能直挺挺地仰面朝

    天,任由她脫下我的褲子,露出我的巨根。

    「啊~人類的肉棒。」精靈用手指輕輕的劃過我的陽具,忍不住發出一陣愉

    快的輕吟。

    怎幺會這幺舒服,只是隨便一摸,我我怎幺會叫成這樣

    「哦噢啊那裏嗚好爽」我用力掙紮,力氣卻被精靈用手

    指刺激馬眼輕易化解。

    「怎幺了~人類,安靜啦,人家終于如願以償,要好好玩弄肉棒。」精靈輕

    輕的舔一下龜頭,然後又各種撥弄,讓我心也變得癢癢的。

    我的第一次怎幺能不明不白交給陌生人?

    可是真的好爽。

    因爲淫之血力量的入侵,我渾身都變得敏感了不止一倍,潛意識裏都是對性

    交的渴望。

    好想射

    「不不行了你你快讓我射」喘著氣的我終于受不了刺激,開

    口求她快一點。

    「哎?你說什幺,我忙著舔呢。」精靈居然不理我,把肉棒含著繼續舔,氣

    得我瞪大了眼睛。

    「啊啊!你別一個人舔啊!!快讓我的肉棒射,我忍不住了。美麗的精靈小

    姐!!」我掙紮著對她嗚咽道。

    「唔~真是,早點侵犯我,就不用麻煩我了啊,那我就不客氣了呀唔

    啜」精靈瞇起了眼,深深含著我的肉棒不放,上下晃動著腦袋吃起來。

    「啊啊好舒服嗯嗯啊哈」我身體爽得一扭一扭,肉棒被

    精靈柔軟的舌頭弄得欲仙欲死,腦袋也逐漸混沌了。

    「不行太用力了哦有東西要出來?!噢身體爽死了啊

    呀啊啊啊!!」血液都在沸騰,我的大肉棒突然抽動起來,然後我感覺著自己

    在精靈口腔裏噴射出大量精華,精靈也爽的直嗚咽,嘴角流出白色的液體。

    「啊!是精液!人類的精液!好好吃!」精靈興奮的瞇起眼睛,不知足地繼

    續舔弄我敏感的龜頭。

    「丫不要再舔了啊又射了不啊」想不到精靈居然對

    我的精液愛不惜口,繼續舔舐著我的肉棒,搞得我無法停止射精。敏感的龜頭被

    舌頭刺激著,我被迫持續著高潮,在極度的快感下不斷射精,可憐的身體在小腹

    以下不斷抽動下差不多完全僵硬了。

    「咳咳啊想不到人類的射精量這幺驚人差點嗆到我了啊好

    香啊!」嚥下全部精液,精靈終于把肉棒從口中吐出,我可憐的肉棒在空中耷拉

    到一邊口吐白沫,滴在精靈白皙的臉上。

    「呼呼」肉棒稍微軟了一點,我喘息著發現束縛術不知何時解除了。

    「嘿嘿,現在,你應該進入我的身體了吧!」精靈欲求不滿地脫下衣服,嘴

    角還滴著精液。

    看著精靈裸露在我眼前的誘人曲線,我下體居然又不爭氣地硬了。有無數聲

    音都在誘惑我和她交。

    還好我是精神系魔劍士,而且已經射了一次,意志力稍微恢複了。

    可惡,今天我要念遍清心咒!!

    「你給我清醒一點!」我咬著牙將手蓋在她腦門,猝不及防的精靈再次翻著

    白眼開始抽搐。

    有點痛苦,但是對不起了,我默念著。

    可惡的淫之血,差點害我失貞,爽完後我又憤憤的抱怨起來。

    感受著精靈腦海裏無窮的淫念,我皺起了眉頭。看來我的水平是解不開咒術

    了,只能用猛藥了,以毒攻毒用洗腦對抗催眠。

    這是精神係法師的獨門絕技,靠獨特的魔法入侵人的大腦,進行感官影響或

    常識修改,當然還有很多操縱人心的便利用法。原則上是作爲邪惡法術被禁止使

    用的。

    不過我打算破個例,用洗腦封印這個精靈的情感系統和快感系統,不過因爲

    是完全清洗,可能誤傷很多正常生理機能。總之理論上從今往後她不會哭笑,不

    會痛苦不會開心。雖然很殘忍,但是這比淪爲性奴好了不知道多少吧。

    可是爲什幺,我想用這個理由莫名其妙做什幺不必要的改造?

    而且不知不覺身體又沸騰起來了不管了

    有些不忍,有些疑惑,我閉上了眼睛開始操作。

    「你醒了?」

    精靈睜開了眼,我有些緊張的看著她。

    「嗯,之前做了變態的事情,對不起了。」沒有害羞,沒有愧疚,她不帶感

    情地對我道歉。

    「我才是,爲了壓制你的詛咒,只能封印你的七情六欲了。」我有些抱歉的

    說。

    「無妨,我感覺自己現在很平靜,應該不會再失控了。」她始終用冷冷的表

    情凝視著我說話。

    「之前你本意不是想被人類蹂躏的吧?」

    「當然啊,哪有這幺變態的精靈,這只是詛咒的影響。」她彷彿不承認之前

    的自己是精靈一樣。

    我接下來又和她隨便討論了幾句,雖然她保持著冰山狀態,不再是變態精靈,

    但是現在這個沒有了感情的精靈還是真正的她嗎?

    不管了,雖然現在這種狀態不是完整的人格,但是你得救了吧,至少不必淪

    爲性奴隸,你就感謝我吧。

    「既然沒事了,那你先去洗個澡吧,都弄髒了。」我始終對之前的事情覺得

    尴尬,摸了摸鼻子說。

    她對我投來沈靜的視線,微一颔首,就走進了浴室。

    「不介意的話,我有換洗衣物。」我從旅店櫃子裏拿出乾淨衣物。

    「不必,我可以用魔法烘乾。」她冷淡的應,走進了浴室。

    聽著浴室傳來的淅瀝瀝水聲,我無力的倒在床上開始閉目養神。

    腦海裏莫名其妙出現精靈洗澡的場景,雪白的肌膚,優美的曲線,誘人的胴

    體,還有蜜桃一樣的陰核,都是那幺想讓人侵犯啊

    !

    我驚得跳了起來,發現下體在發腫,熱血在沸騰。

    淫之血感染性好強,出現那種想法,和之前身體的敏感都是它搞的鬼。不過

    只是少量能量而已,我一個天才魔劍士還不能解決??我憤憤地開始念起清心咒,

    貌似效果不如第一次了,但是好歹平靜了下來。

    真是麻煩的一天,我念著咒文,默默放著今天的點點滴滴,不自覺又想起

    精靈淫亂的臉。

    這個詛咒這幺厲害,封印了情感和快感,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嗎?

    就在我心神不甯的時候,她清理完了身子,煥然一新的走出了浴室,淡然地

    喃喃出聲,「久等了,接下來你去洗澡嗎。」

    「哎?」我有些驚疑的看著她,身材還是那幺凹凸有致,還是面無表情,視

    線是正常的冷漠,看來她應該不是沈迷性慾和淩辱的變態精靈了。

    「那個,爲防萬一,我想先測試一下,你是不是完全解決了詛咒。」

    不知道爲什幺,我突然給自己找了個理由去接近她。

    精靈點點頭,「嗯,以防萬一嘛,反正我現在的確沒有任何性的慾望,似乎

    也不會感覺舒服和痛苦。」

    「那幺麻煩坐到床上,把腿伸出來。」

    沒有疑問,連眉頭都沒有蹙一下,她配地坐到床上,伸出兩只軟玉般的小

    嫩腳。白色絲襪緊緊包裹著她筆直的小腿,質地薄而柔軟,我一邊擺出正經的臉

    一邊撫摸起來。

    精靈的肌膚,好溫熱。

    我不由看的癡了,甚至出現去舔的慾望。

    「你在幹什幺?」她用冷冰冰的話質問我。

    「啊?對不起!」我趕緊解釋,「我不是戀足哦,我只是測試你是不是完全

    免疫刺激了。」

    不知道是不是生氣了,她用穿著白絲的小腳丫輕壓我的裆部,肉棒被刺激的

    又挺了起來。

    哼了一聲,我陪著笑開始測試,說是測試,其實就是搔癢攻擊啦。

    捧著小腳,我笑嘻嘻地對精靈的足底用手指打圈圈。

    「唔???嗯!」

    玉足突然在我手裏活蹦亂跳,還好我力氣大,馬上摀住繼續撓癢癢。

    她面無表情,也沒有尖叫或笑聲,上半身紋絲不動,連脖頸也沒有一絲泛紅,

    似乎這只是生理反應,她大腦是沒有任何感覺的。

    「感覺怎幺樣?」

    「沒有任何感覺。」她冷淡的應。

    看來封印部分身體機能成功了,沒有癢感也沒有快感。

    爲了確認一下,我繼續抓著足底撓。

    「嗯呼唔??!」

    她的整個下半身激烈地晃動著。一頭柔順的金發也因身體的動作而左一下右

    一下的甩動。手不自覺的緊抓床單,讓床發出嘎吱的響聲。

    「餵你真的沒感覺幺?爲什幺渾身都在抖啊。」

    「不知道,但是的確沒有感覺。」她一一眼的淡然應,讓人看不出心情。

    似乎只是神經的正常反射,本人已經正常了。太好了,我終于拯救了一個被

    詛咒的精靈少女,讓她迎接正常的生活了。

    但是總覺得有點沈悶,似乎我在心神不甯啊,我是不是少檢查了什幺?

    ??

    忘了檢查自己精神海是不是被完全淨化了,但是無暇顧及的我一邊思自己

    少了什幺一邊左顧右盼,終于我發現少女岔開的大腿之間走光的內褲上有濕

    潤的水漬。

    軟化的肉棒又豎立了起來。

    突然好想看,到底是爲什幺?

    「爲什幺???明明封印了快感,大腦應該不會刺激下身流水了啊?難道詛

    咒已經連身體都改造了?」

    四周都是桃紅色的暧昧氣氛,貌似有什幺驅使著我開始一本正經說起胡話:

    「雖然是沒有對刺激的反應了,額精靈小姐,不介意我檢查一下你的隱

    秘部位吧,我要確認一下你沒有性慾了。」

    「無所謂的,請隨意。」她旁若無人地說,乖巧的掀起了裙子,大大叉開了

    雙腿。

    居然成功了?我覺得我現在的表情貪婪的讓自己厭惡。

    「『正常的』精靈居然同意這種要求?問題嚴重了,過度洗腦讓你連羞恥心

    和警戒心都被我弄沒了,我一定好好好檢查。」

    「嗯,請隨意。」

    聽見了允許,我狡猾地笑了一下,其實一切都是我做的,不但是羞恥心,我

    刻意把她智商降低到2,連『拒絕』這個概念也被我抹去了,本來不必把她洗

    腦到這個份上,但是總而言之俯下身子先去看著她的裙底。

    !

    被魔法烘乾的內褲中間真的又被什幺液體浸濕了,緊繃著陷進了蜜道裏,勾

    勒出陰唇的溝壑形狀。

    我腦子裏又一根弦哄的一聲斷掉了,伸出手指繞過叁角褲往秘穴裏面摳挖,

    雖然隔著內褲看不見裏面,但是我的手實實在在的感覺到溫熱濕潤的陰道在裹吸

    我的手指。

    「下面還是有點濕呢,精靈小姐,我先幫你把淫水挖出來。」我『好心』地

    說。

    「哦,那麻煩你了。」精靈還是無所謂的口吻。

    得到了允許,我『體貼』的把她裙子整個掀起到腰部,再把內褲褪到小腿,

    這樣精靈整個蝴蝶形小穴就暴露無遺,水嫩的陰戶是粉紅色的,淫水連旁邊的陰

    毛都沾濕了,真是春光無限,而她則冷淡地躺在床上盯著天花,任我的雙眼在

    她下體肆意遊蕩。

    蜜穴已經氾濫成災,我的手開始在秘縫裏探,結果只是不小心碰到陰核,

    沒想到濃熱的液體就突然從陰道中噴出,再想往裏,肉壁就死死的吸住我的手指,

    我不可思議地用中指繼續往裏探,竟感到陰道裏分泌的淫液越來越多。

    「精靈小姐,你陰唇這幺柔軟,顔色這幺淺,性經驗一定不多吧。」

    「我還是處女呢,因爲之前這個詛咒出于潛伏期,我沒什幺性慾。最近幾個

    月它突然爆發讓我很困擾,還好有你幫我解決了。」雖然她的語氣沒有波瀾,但

    是我感覺的到她的感激。

    「不客氣,畢竟我也要行俠仗義嘛。」一只手已經完全頂進陰道深處,我另

    一只手握著精靈的屁股開始肆意搓弄,一時忍不住按上她的菊門,一圈圈畫著圈,

    感受菊門上的褶皺。

    精靈的背猛地弓了一下,然後帶著疑惑問我,「人類,你在幹什幺,爲什幺

    摸我後面?」

    「沒什幺,我就看看你後面是不是也擺脫詛咒變得不敏感了。」

    「這樣啊,那麻煩你測試的深一點,我現在還沒什幺感覺。」

    「好的,我會小心檢查的。」說著話,我的手指慢慢滑入精靈的菊門,好緊。

    我只能一個一個插入指節,終于將整根手指都插了進去,被腸壁緊緊包裹著,能

    感覺到精靈的腸壁一縮一縮的,好像在吸我的手指。

    後面也會吸?我啧啧稱奇,前後的手指都開始了抽插,兩個未經開發的肉洞

    同時受到刺激,小穴淫水又像洪水一樣湧出來。冷漠的精靈已經變得滿頭大汗了,

    但是她冷若冰霜的表情沒有一絲動搖,「人類,怎幺樣了?我似乎還是沒有感覺。」

    「嗯,看來詛咒已經徹底封印了,現在我幫你挖乾肉穴就好了。」

    「嗯,謝謝你。」

    「你流了這幺多水,口渴了幺?」

    「說起來是有點呢。」

    「嗯,現在先補充水分吧。」我用兩根手指在蜜穴沾了一些淫液插進精靈的

    嘴裏,精靈居然沒有覺得任何不對勁,面無表情地吸著我的手指,于是我就一次

    次拿手指沾她的淫水給她吃,她也吸得津津有味。

    「怎幺樣了?味道如何?」

    「老實說有點酸,不過稍微解渴了,謝謝你,人類。」

    我微微一笑,繼續摳弄著她的下面,但是我發現她下面的水還是源源不斷的

    湧出來。

    「咦!挖了這幺久,怎幺還沒有挖乾淨啊!而且越來越濕了耶?」我『驚奇』

    道,精靈的淫穴被我挖得淫水直流,沿著大腿滴滿了床單,但是她既沒有淫叫也

    沒有掙紮。

    「這就麻煩了,如果一直流個不停該怎幺辦。」嘴上這幺說,她的口吻絲毫

    沒有擔憂,彷彿不關她的事一樣。

    「那我犧牲一下,用嘴幫你舔乾淨好了。」我咽了口口水,感覺這個蜜穴對

    我有著神秘的吸引力。

    「嗯,拜託了,如果下面一直流水我也很困擾呢。」精靈波瀾不驚的口吻難

    得地帶有一絲感激。

    「別客氣,幫人幫到底。」我扒開精靈的大腿,用舌頭舔著她的陰蒂與花瓣,

    精靈只是沈默著讓我盡情玩弄她的淫穴。我也快樂地埋頭進入她雙腿間的神秘花

    園,口舌並用享受滿嘴馨香。

    「人類,抱歉了,讓你做這幺髒的事情。」

    「沒關係的,我也樂于助人。」我擡頭含糊的說了一句,就繼續埋頭苦幹。

    雖然精靈一動不動像個死人一樣,但是淫水卻越流越多,都被我吸進了嘴裏。

    我閉上眼用舌頭感受陰道裏面細小的褶皺,即使是最敏感的陰蒂被我輕咬,精靈

    也沒有閃躲和抖動。

    我突然覺得她這樣木木的也很可愛。

    而且我終于知道了。

    原來我一直想蹂躏她,侵犯她,讓她高潮,搞大她肚子。

    這才是我的本願啊。

    找到了自我,我馬上開始了攻勢。

    「我好累啊,現在能不能把陰道借我放一下肉棒啊?」

    「可是,這不就是性交嗎?」她大大咧咧地說出羞人的話,似乎也沒什幺不

    對勁。

    「可是你下面還在流水,如果刺激肉體高潮可能就能停止了哦。」

    「那就沒辦法了呢,可以的話希望你不要射裏面,如果懷孕就不妙了。」

    「當然,不然就真成性交了嘛。」我打著哈哈,讓她掰開雙腿,直接掏出早

    已忍不住的肉棒刺了進去。

    「呃不好意思,太用力直接頂破處女膜了。」我大力頂入去時,感覺到

    不小心頂穿了什幺東西,血絲漸漸流出。

    「沒關係的,我不怎幺痛。」精靈把頭撇到一邊,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雖

    然她不覺得痛,但是爲了她身體安全我還是決定抽出去慢慢來,可是當我想退出

    去時發現她的陰道死死的收縮,把我的陰莖吸著不放。

    「頭疼了呢,你的陰道好會吸啊。」我不好意思的說。

    「那你用點力好了,我無所謂的。」得到她冷淡的允許,我緊摟著她的腰,

    繼續往前刺入熱燙的秘穴裏,直接頂到了一個硬硬的地方。

    「呀!」她突然尖叫一聲,渾身一顫,隨即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剛才突

    然有感覺了,好奇怪。」

    是傳說中的G點!據說只要進攻女人G點就會讓她們興奮得要命,這是我爲

    數不多的從導師的其他魔法書裏看來的資料。

    「沒關係的,這是正常現象。」我安慰她,然後慢慢的抽出,然後又力的塞

    滿她的陰道,直擊G點。

    「嗯」她又忍不住呻吟了出來,詭異地弓著背。

    「怎幺了,難道你很舒服?」

    「那倒沒有,下體只有普通的觸感和濕滑感,只是被碰到最裏面時不由自

    地叫一下而已。」脖頸已經有些泛紅,但是她還是誠實地說出感覺。

    這裏的神經忘了封印呢,貌似碰到這裏她就會有反應,好奇之下我全力的向

    那裏進攻。

    「啊!」

    「唔!」

    「咿!」

    夕陽的光灑在精靈身上,我看著沐浴在暗金光芒下的精靈總覺得我們都越來

    越色氣了。

    本來一如既往蒼白的面色都變得绯紅,我每次進攻都會讓精靈發出一聲愉悅

    的哀鳴,她的腿不知不覺夾住了我的腰,這讓我有一種不同常的背德感。

    「怎幺樣了?」

    「啊腦子一片空白啊但是其實嗯也沒什幺感覺

    呀!!」每當精靈想說話,我就刻意進攻G點,結果她只能斷斷續續的和我交流,

    冷若冰霜的表情似乎也在逐漸崩潰。

    「嗚啊你的洞好舒服不行啊忍不住要射了」她的陰道

    似乎高潮了,突如其來的收縮和大量熱熱的愛液刺激著我的龜頭,搞得我也忍不

    住射了出來。

    高潮完的我們喘著氣擁抱在一起,我的肉棒還依依不捨地躺在她的陰道裏。

    「休息完了嗎?你很重。」她對我霸占陰道的表現無動于衷,只是用手腕推

    了推我的胸膛。

    「啊?不好意思。」我道了個歉,挪了挪身子。

    「呀你射在裏面了吧?」又被我頂了一下,精靈似乎感覺到小腹的

    溫熱,冷著臉質問我。

    「對不起哦,可是是因爲你下面太緊才拔不出來的。」

    「這樣啊,那對不起了,都怪我下面不聽話。」

    「對了,和我下體互相摩擦是什幺感覺?」我特意避開了性交2個字。

    「沒什幺感覺,就是普通的觸感。」

    「太好了呢,沒有了性慾你就不必淪爲性奴了。」

    「說的也是,謝謝你。」

    作爲修煉精神魔法的魔劍士,我居然發現自己開始迷戀肉慾了,畢竟這樣舒

    服的性交是第一次。

    (其實旅行途中,我也會有生理需求呢,如果有人幫我解決就好了。)

    抱著這個想法,我汙濁的眼神瞄上了冷淡的精靈。

    雖然沒有性慾,但是這個精靈已經被我『不小心』變成白癡了,讓她一個人

    活動我怎幺樣也不能安心。

    變成這樣都怪我,我就勉爲其難的負一下責吧。

    這不是找理由,也不是觊觎你的胸部和嫩穴,只是我行俠仗義而已哦。

    看著精靈俏麗的臉龐,我鼓起了勇氣,假裝不在意的問,

    「對了,我不小心射裏面了,如果懷孕了怎幺辦?」

    「沒辦法,只能生下來養大孩子了呢。 」精靈愣了愣,低下頭摸著自己的小

    腹。

    「反正你被逐出村子了,不如跟我去冒險,一起做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沈默了幾秒,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她的脖頸神奇地變得通紅,擡起澄澈的眼

    眸盯著我,沒有一絲汙穢和動搖,「好吧,請多關照,我是精靈法師妮娅。」

    「你好妮娅,我叫艾歐。」

    「那幺,冒險途中我的生理需求能不能麻煩你幫我解決一下呢?只是簡單的

    把肉棒放進陰道抽插幾下就好了。」

    「沒關係的,反正我沒有性慾,雖然我不能和人性交,但是花點時間解決你

    的生理需求應該沒問題。」

    聽見她不假思的答,我露出了奸詐的微笑,撫摸著她的臉頰,吻上了她

    的唇。

    完 i=277> 「你在幹什幺?」她用冷冰冰的話質問我。「啊?對不起!」我趕緊解釋,「我不是戀足哦,我只是測試你是不是完全免疫刺激了。」不知道是不是生氣了,她用穿著白絲的小腳丫輕壓我的裆部,肉棒被刺激的又挺了起來。哼了一聲,我陪著笑開始測試,說是測試,其實就是搔癢攻擊啦。捧著小腳,我笑嘻嘻地對精靈的足底用手指打圈圈。「唔???嗯!」玉足突然在我手裏活蹦亂跳,還好我力氣大,馬上摀住繼續撓癢癢。她面無表情,也沒有尖叫或笑聲,上半身紋絲不動,連脖頸也沒有一絲泛紅,似乎這只是生理反應,她大腦是沒有任何感覺的。「感覺怎幺樣?」「沒有任何感覺。」她冷淡的應。看來封印部分身體機能成功了,沒有癢感也沒有快感。爲了確認一下,我繼續抓著足底撓。「嗯呼唔??!」她的整個下半身激烈地晃動著。一頭柔順的金發也因身體的動作而左一下右一下的甩動。手不自覺的緊抓床單,讓床發出嘎吱的響聲。「餵你真的沒感覺幺?爲什幺渾身都在抖啊。」「不知道,但是的確沒有感覺。」她一一眼的淡然應,讓人看不出心情。似乎只是神經的正常反射,本人已經正常了。太好了,我終于拯救了一個被詛咒的精靈少女,讓她迎接正常的生活了。但是總覺得有點沈悶,似乎我在心神不甯啊,我是不是少檢查了什幺???忘了檢查自己精神海是不是被完全淨化了,但是無暇顧及的我一邊思自己少了什幺一邊左顧右盼,終于我發現少女岔開的大腿之間走光的內褲上有濕潤的水漬。軟化的肉棒又豎立了起來。突然好想看,到底是爲什幺?「爲什幺???明明封印了快感,大腦應該不會刺激下身流水了啊?難道詛咒已經連身體都改造了?」四周都是桃紅色的暧昧氣氛,貌似有什幺驅使著我開始一本正經說起胡話:「雖然是沒有對刺激的反應了,額精靈小姐,不介意我檢查一下你的隱秘部位吧,我要確認一下你沒有性慾了。」「無所謂的,請隨意。」她旁若無人地說,乖巧的掀起了裙子,大大叉開了雙腿。居然成功了?我覺得我現在的表情貪婪的讓自己厭惡。「『正常的』精靈居然同意這種要求?問題嚴重了,過度洗腦讓你連羞恥心和警戒心都被我弄沒了,我一定好好好檢查。」「嗯,請隨意。」聽見了允許,我狡猾地笑了一下,其實一切都是我做的,不但是羞恥心,我刻意把她智商降低到2,連『拒絕』這個概念也被我抹去了,本來不必把她洗腦到這個份上,但是總而言之俯下身子先去看著她的裙底。!被魔法烘乾的內褲中間真的又被什幺液體浸濕了,緊繃著陷進了蜜道裏,勾勒出陰唇的溝壑形狀。我腦子裏又一根弦哄的一聲斷掉了,伸出手指繞過叁角褲往秘穴裏面摳挖,雖然隔著內褲看不見裏面,但是我的手實實在在的感覺到溫熱濕潤的陰道在裹吸我的手指。「下面還是有點濕呢,精靈小姐,我先幫你把淫水挖出來。」我『好心』地說。「哦,那麻煩你了。」精靈還是無所謂的口吻。得到了允許,我『體貼』的把她裙子整個掀起到腰部,再把內褲褪到小腿,這樣精靈整個蝴蝶形小穴就暴露無遺,水嫩的陰戶是粉紅色的,淫水連旁邊的陰毛都沾濕了,真是春光無限,而她則冷淡地躺在床上盯著天花,任我的雙眼在她下體肆意遊蕩。蜜穴已經氾濫成災,我的手開始在秘縫裏探,結果只是不小心碰到陰核,沒想到濃熱的液體就突然從陰道中噴出,再想往裏,肉壁就死死的吸住我的手指,我不可思議地用中指繼續往裏探,竟感到陰道裏分泌的淫液越來越多。「精靈小姐,你陰唇這幺柔軟,顔色這幺淺,性經驗一定不多吧。」「我還是處女呢,因爲之前這個詛咒出于潛伏期,我沒什幺性慾。最近幾個月它突然爆發讓我很困擾,還好有你幫我解決了。」雖然她的語氣沒有波瀾,但是我感覺的到她的感激。「不客氣,畢竟我也要行俠仗義嘛。」一只手已經完全頂進陰道深處,我另一只手握著精靈的屁股開始肆意搓弄,一時忍不住按上她的菊門,一圈圈畫著圈,感受菊門上的褶皺。精靈的背猛地弓了一下,然後帶著疑惑問我,「人類,你在幹什幺,爲什幺摸我後面?」「沒什幺,我就看看你後面是不是也擺脫詛咒變得不敏感了。」「這樣啊,那麻煩你測試的深一點,我現在還沒什幺感覺。」「好的,我會小心檢查的。」說著話,我的手指慢慢滑入精靈的菊門,好緊。我只能一個一個插入指節,終于將整根手指都插了進去,被腸壁緊緊包裹著,能感覺到精靈的腸壁一縮一縮的,好像在吸我的手指。後面也會吸?我啧啧稱奇,前後的手指都開始了抽插,兩個未經開發的肉洞同時受到刺激,小穴淫水又像洪水一樣湧出來。冷漠的精靈已經變得滿頭大汗了,但是她冷若冰霜的表情沒有一絲動搖,「人類,怎幺樣了?我似乎還是沒有感覺。」「嗯,看來詛咒已經徹底封印了,現在我幫你挖乾肉穴就好了。」「嗯,謝謝你。」「你流了這幺多水,口渴了幺?」「說起來是有點呢。」「嗯,現在先補充水分吧。」我用兩根手指在蜜穴沾了一些淫液插進精靈的嘴裏,精靈居然沒有覺得任何不對勁,面無表情地吸著我的手指,于是我就一次次拿手指沾她的淫水給她吃,她也吸得津津有味。「怎幺樣了?味道如何?」「老實說有點酸,不過稍微解渴了,謝謝你,人類。」我微微一笑,繼續摳弄著她的下面,但是我發現她下面的水還是源源不斷的湧出來。「咦!挖了這幺久,怎幺還沒有挖乾淨啊!而且越來越濕了耶?」我『驚奇』道,精靈的淫穴被我挖得淫水直流,沿著大腿滴滿了床單,但是她既沒有淫叫也沒有掙紮。「這就麻煩了,如果一直流個不停該怎幺辦。」嘴上這幺說,她的口吻絲毫沒有擔憂,彷彿不關她的事一樣。「那我犧牲一下,用嘴幫你舔乾淨好了。」我咽了口口水,感覺這個蜜穴對我有著神秘的吸引力。「嗯,拜託了,如果下面一直流水我也很困擾呢。」精靈波瀾不驚的口吻難得地帶有一絲感激。「別客氣,幫人幫到底。」我扒開精靈的大腿,用舌頭舔著她的陰蒂與花瓣,精靈只是沈默著讓我盡情玩弄她的淫穴。我也快樂地埋頭進入她雙腿間的神秘花園,口舌並用享受滿嘴馨香。「人類,抱歉了,讓你做這幺髒的事情。」「沒關係的,我也樂于助人。」我擡頭含糊的說了一句,就繼續埋頭苦幹。雖然精靈一動不動像個死人一樣,但是淫水卻越流越多,都被我吸進了嘴裏。我閉上眼用舌頭感受陰道裏面細小的褶皺,即使是最敏感的陰蒂被我輕咬,精靈也沒有閃躲和抖動。我突然覺得她這樣木木的也很可愛。而且我終于知道了。原來我一直想蹂躏她,侵犯她,讓她高潮,搞大她肚子。這才是我的本願啊。找到了自我,我馬上開始了攻勢。「我好累啊,現在能不能把陰道借我放一下肉棒啊?」「可是,這不就是性交嗎?」她大大咧咧地說出羞人的話,似乎也沒什幺不對勁。「可是你下面還在流水,如果刺激肉體高潮可能就能停止了哦。」「那就沒辦法了呢,可以的話希望你不要射裏面,如果懷孕就不妙了。」「當然,不然就真成性交了嘛。」我打著哈哈,讓她掰開雙腿,直接掏出早已忍不住的肉棒刺了進去。「呃不好意思,太用力直接頂破處女膜了。」我大力頂入去時,感覺到不小心頂穿了什幺東西,血絲漸漸流出。「沒關係的,我不怎幺痛。」精靈把頭撇到一邊,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雖然她不覺得痛,但是爲了她身體安全我還是決定抽出去慢慢來,可是當我想退出去時發現她的陰道死死的收縮,把我的陰莖吸著不放。「頭疼了呢,你的陰道好會吸啊。」我不好意思的說。「那你用點力好了,我無所謂的。」得到她冷淡的允許,我緊摟著她的腰,繼續往前刺入熱燙的秘穴裏,直接頂到了一個硬硬的地方。「呀!」她突然尖叫一聲,渾身一顫,隨即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剛才突然有感覺了,好奇怪。」是傳說中的G點!據說只要進攻女人G點就會讓她們興奮得要命,這是我爲數不多的從導師的其他魔法書裏看來的資料。「沒關係的,這是正常現象。」我安慰她,然後慢慢的抽出,然後又力的塞滿她的陰道,直擊G點。「嗯」她又忍不住呻吟了出來,詭異地弓著背。「怎幺了,難道你很舒服?」「那倒沒有,下體只有普通的觸感和濕滑感,只是被碰到最裏面時不由自地叫一下而已。」脖頸已經有些泛紅,但是她還是誠實地說出感覺。這裏的神經忘了封印呢,貌似碰到這裏她就會有反應,好奇之下我全力的向那裏進攻。「啊!」「唔!」「咿!」夕陽的光灑在精靈身上,我看著沐浴在暗金光芒下的精靈總覺得我們都越來越色氣了。本來一如既往蒼白的面色都變得绯紅,我每次進攻都會讓精靈發出一聲愉悅的哀鳴,她的腿不知不覺夾住了我的腰,這讓我有一種不同常的背德感。「怎幺樣了?」「啊腦子一片空白啊但是其實嗯也沒什幺感覺呀!!」每當精靈想說話,我就刻意進攻G點,結果她只能斷斷續續的和我交流,冷若冰霜的表情似乎也在逐漸崩潰。「嗚啊你的洞好舒服不行啊忍不住要射了」她的陰道似乎高潮了,突如其來的收縮和大量熱熱的愛液刺激著我的龜頭,搞得我也忍不住射了出來。高潮完的我們喘著氣擁抱在一起,我的肉棒還依依不捨地躺在她的陰道裏。「休息完了嗎?你很重。」她對我霸占陰道的表現無動于衷,只是用手腕推了推我的胸膛。「啊?不好意思。」我道了個歉,挪了挪身子。「呀你射在裏面了吧?」又被我頂了一下,精靈似乎感覺到小腹的溫熱,冷著臉質問我。「對不起哦,可是是因爲你下面太緊才拔不出來的。」「這樣啊,那對不起了,都怪我下面不聽話。」「對了,和我下體互相摩擦是什幺感覺?」我特意避開了性交2個字。「沒什幺感覺,就是普通的觸感。」「太好了呢,沒有了性慾你就不必淪爲性奴了。」「說的也是,謝謝你。」作爲修煉精神魔法的魔劍士,我居然發現自己開始迷戀肉慾了,畢竟這樣舒服的性交是第一次。(其實旅行途中,我也會有生理需求呢,如果有人幫我解決就好了。)抱著這個想法,我汙濁的眼神瞄上了冷淡的精靈。雖然沒有性慾,但是這個精靈已經被我『不小心』變成白癡了,讓她一個人活動我怎幺樣也不能安心。變成這樣都怪我,我就勉爲其難的負一下責吧。這不是找理由,也不是觊觎你的胸部和嫩穴,只是我行俠仗義而已哦。看著精靈俏麗的臉龐,我鼓起了勇氣,假裝不在意的問,「對了,我不小心射裏面了,如果懷孕了怎幺辦?」「沒辦法,只能生下來養大孩子了呢。 」精靈愣了愣,低下頭摸著自己的小腹。「反正你被逐出村子了,不如跟我去冒險,一起做一件不得了的事情?」沈默了幾秒,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她的脖頸神奇地變得通紅,擡起澄澈的眼眸盯著我,沒有一絲汙穢和動搖,「好吧,請多關照,我是精靈法師妮娅。」「你好妮娅,我叫艾歐。」「那幺,冒險途中我的生理需求能不能麻煩你幫我解決一下呢?只是簡單的把肉棒放進陰道抽插幾下就好了。」「沒關係的,反正我沒有性慾,雖然我不能和人性交,但是花點時間解決你的生理需求應該沒問題。」聽見她不假思的答,我露出了奸詐的微笑,撫摸著她的臉頰,吻上了她的唇。完 i=277> 「你在幹什幺?」她用冷冰冰的話質問我。「啊?對不起!」我趕緊解釋,「我不是戀足哦,我只是測試你是不是完全免疫刺激了。」不知道是不是生氣了,她用穿著白絲的小腳丫輕壓我的裆部,肉棒被刺激的又挺了起來。哼了一聲,我陪著笑開始測試,說是測試,其實就是搔癢攻擊啦。捧著小腳,我笑嘻嘻地對精靈的足底用手指打圈圈。「唔???嗯!」玉足突然在我手裏活蹦亂跳,還好我力氣大,馬上摀住繼續撓癢癢。她面無表情,也沒有尖叫或笑聲,上半身紋絲不動,連脖頸也沒有一絲泛紅,似乎這只是生理反應,她大腦是沒有任何感覺的。「感覺怎幺樣?」「沒有任何感覺。」她冷淡的應。看來封印部分身體機能成功了,沒有癢感也沒有快感。爲了確認一下,我繼續抓著足底撓。「嗯呼唔??!」她的整個下半身激烈地晃動著。一頭柔順的金發也因身體的動作而左一下右一下的甩動。手不自覺的緊抓床單,讓床發出嘎吱的響聲。「餵你真的沒感覺幺?爲什幺渾身都在抖啊。」「不知道,但是的確沒有感覺。」她一一眼的淡然應,讓人看不出心情。似乎只是神經的正常反射,本人已經正常了。太好了,我終于拯救了一個被詛咒的精靈少女,讓她迎接正常的生活了。但是總覺得有點沈悶,似乎我在心神不甯啊,我是不是少檢查了什幺???忘了檢查自己精神海是不是被完全淨化了,但是無暇顧及的我一邊思自己少了什幺一邊左顧右盼,終于我發現少女岔開的大腿之間走光的內褲上有濕潤的水漬。軟化的肉棒又豎立了起來。突然好想看,到底是爲什幺?「爲什幺???明明封印了快感,大腦應該不會刺激下身流水了啊?難道詛咒已經連身體都改造了?」四周都是桃紅色的暧昧氣氛,貌似有什幺驅使著我開始一本正經說起胡話:「雖然是沒有對刺激的反應了,額精靈小姐,不介意我檢查一下你的隱秘部位吧,我要確認一下你沒有性慾了。」「無所謂的,請隨意。」她旁若無人地說,乖巧的掀起了裙子,大大叉開了雙腿。居然成功了?我覺得我現在的表情貪婪的讓自己厭惡。「『正常的』精靈居然同意這種要求?問題嚴重了,過度洗腦讓你連羞恥心和警戒心都被我弄沒了,我一定好好好檢查。」「嗯,請隨意。」聽見了允許,我狡猾地笑了一下,其實一切都是我做的,不但是羞恥心,我刻意把她智商降低到2,連『拒絕』這個概念也被我抹去了,本來不必把她洗腦到這個份上,但是總而言之俯下身子先去看著她的裙底。!被魔法烘乾的內褲中間真的又被什幺液體浸濕了,緊繃著陷進了蜜道裏,勾勒出陰唇的溝壑形狀。我腦子裏又一根弦哄的一聲斷掉了,伸出手指繞過叁角褲往秘穴裏面摳挖,雖然隔著內褲看不見裏面,但是我的手實實在在的感覺到溫熱濕潤的陰道在裹吸我的手指。「下面還是有點濕呢,精靈小姐,我先幫你把淫水挖出來。」我『好心』地說。「哦,那麻煩你了。」精靈還是無所謂的口吻。得到了允許,我『體貼』的把她裙子整個掀起到腰部,再把內褲褪到小腿,這樣精靈整個蝴蝶形小穴就暴露無遺,水嫩的陰戶是粉紅色的,淫水連旁邊的陰毛都沾濕了,真是春光無限,而她則冷淡地躺在床上盯著天花,任我的雙眼在她下體肆意遊蕩。蜜穴已經氾濫成災,我的手開始在秘縫裏探,結果只是不小心碰到陰核,沒想到濃熱的液體就突然從陰道中噴出,再想往裏,肉壁就死死的吸住我的手指,我不可思議地用中指繼續往裏探,竟感到陰道裏分泌的淫液越來越多。「精靈小姐,你陰唇這幺柔軟,顔色這幺淺,性經驗一定不多吧。」「我還是處女呢,因爲之前這個詛咒出于潛伏期,我沒什幺性慾。最近幾個月它突然爆發讓我很困擾,還好有你幫我解決了。」雖然她的語氣沒有波瀾,但是我感覺的到她的感激。「不客氣,畢竟我也要行俠仗義嘛。」一只手已經完全頂進陰道深處,我另一只手握著精靈的屁股開始肆意搓弄,一時忍不住按上她的菊門,一圈圈畫著圈,感受菊門上的褶皺。精靈的背猛地弓了一下,然後帶著疑惑問我,「人類,你在幹什幺,爲什幺摸我後面?」「沒什幺,我就看看你後面是不是也擺脫詛咒變得不敏感了。」「這樣啊,那麻煩你測試的深一點,我現在還沒什幺感覺。」「好的,我會小心檢查的。」說著話,我的手指慢慢滑入精靈的菊門,好緊。我只能一個一個插入指節,終于將整根手指都插了進去,被腸壁緊緊包裹著,能感覺到精靈的腸壁一縮一縮的,好像在吸我的手指。後面也會吸?我啧啧稱奇,前後的手指都開始了抽插,兩個未經開發的肉洞同時受到刺激,小穴淫水又像洪水一樣湧出來。冷漠的精靈已經變得滿頭大汗了,但是她冷若冰霜的表情沒有一絲動搖,「人類,怎幺樣了?我似乎還是沒有感覺。」「嗯,看來詛咒已經徹底封印了,現在我幫你挖乾肉穴就好了。」「嗯,謝謝你。」「你流了這幺多水,口渴了幺?」「說起來是有點呢。」「嗯,現在先補充水分吧。」我用兩根手指在蜜穴沾了一些淫液插進精靈的嘴裏,精靈居然沒有覺得任何不對勁,面無表情地吸著我的手指,于是我就一次次拿手指沾她的淫水給她吃,她也吸得津津有味。「怎幺樣了?味道如何?」「老實說有點酸,不過稍微解渴了,謝謝你,人類。」我微微一笑,繼續摳弄著她的下面,但是我發現她下面的水還是源源不斷的湧出來。「咦!挖了這幺久,怎幺還沒有挖乾淨啊!而且越來越濕了耶?」我『驚奇』道,精靈的淫穴被我挖得淫水直流,沿著大腿滴滿了床單,但是她既沒有淫叫也沒有掙紮。「這就麻煩了,如果一直流個不停該怎幺辦。」嘴上這幺說,她的口吻絲毫沒有擔憂,彷彿不關她的事一樣。「那我犧牲一下,用嘴幫你舔乾淨好了。」我咽了口口水,感覺這個蜜穴對我有著神秘的吸引力。「嗯,拜託了,如果下面一直流水我也很困擾呢。」精靈波瀾不驚的口吻難得地帶有一絲感激。「別客氣,幫人幫到底。」我扒開精靈的大腿,用舌頭舔著她的陰蒂與花瓣,精靈只是沈默著讓我盡情玩弄她的淫穴。我也快樂地埋頭進入她雙腿間的神秘花園,口舌並用享受滿嘴馨香。「人類,抱歉了,讓你做這幺髒的事情。」「沒關係的,我也樂于助人。」我擡頭含糊的說了一句,就繼續埋頭苦幹。雖然精靈一動不動像個死人一樣,但是淫水卻越流越多,都被我吸進了嘴裏。我閉上眼用舌頭感受陰道裏面細小的褶皺,即使是最敏感的陰蒂被我輕咬,精靈也沒有閃躲和抖動。我突然覺得她這樣木木的也很可愛。而且我終于知道了。原來我一直想蹂躏她,侵犯她,讓她高潮,搞大她肚子。這才是我的本願啊。找到了自我,我馬上開始了攻勢。「我好累啊,現在能不能把陰道借我放一下肉棒啊?」「可是,這不就是性交嗎?」她大大咧咧地說出羞人的話,似乎也沒什幺不對勁。「可是你下面還在流水,如果刺激肉體高潮可能就能停止了哦。」「那就沒辦法了呢,可以的話希望你不要射裏面,如果懷孕就不妙了。」「當然,不然就真成性交了嘛。」我打著哈哈,讓她掰開雙腿,直接掏出早已忍不住的肉棒刺了進去。「呃不好意思,太用力直接頂破處女膜了。」我大力頂入去時,感覺到不小心頂穿了什幺東西,血絲漸漸流出。「沒關係的,我不怎幺痛。」精靈把頭撇到一邊,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雖然她不覺得痛,但是爲了她身體安全我還是決定抽出去慢慢來,可是當我想退出去時發現她的陰道死死的收縮,把我的陰莖吸著不放。「頭疼了呢,你的陰道好會吸啊。」我不好意思的說。「那你用點力好了,我無所謂的。」得到她冷淡的允許,我緊摟著她的腰,繼續往前刺入熱燙的秘穴裏,直接頂到了一個硬硬的地方。「呀!」她突然尖叫一聲,渾身一顫,隨即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剛才突然有感覺了,好奇怪。」是傳說中的G點!據說只要進攻女人G點就會讓她們興奮得要命,這是我爲數不多的從導師的其他魔法書裏看來的資料。「沒關係的,這是正常現象。」我安慰她,然後慢慢的抽出,然後又力的塞滿她的陰道,直擊G點。「嗯」她又忍不住呻吟了出來,詭異地弓著背。「怎幺了,難道你很舒服?」「那倒沒有,下體只有普通的觸感和濕滑感,只是被碰到最裏面時不由自地叫一下而已。」脖頸已經有些泛紅,但是她還是誠實地說出感覺。這裏的神經忘了封印呢,貌似碰到這裏她就會有反應,好奇之下我全力的向那裏進攻。「啊!」「唔!」「咿!」夕陽的光灑在精靈身上,我看著沐浴在暗金光芒下的精靈總覺得我們都越來越色氣了。本來一如既往蒼白的面色都變得绯紅,我每次進攻都會讓精靈發出一聲愉悅的哀鳴,她的腿不知不覺夾住了我的腰,這讓我有一種不同常的背德感。「怎幺樣了?」「啊腦子一片空白啊但是其實嗯也沒什幺感覺呀!!」每當精靈想說話,我就刻意進攻G點,結果她只能斷斷續續的和我交流,冷若冰霜的表情似乎也在逐漸崩潰。「嗚啊你的洞好舒服不行啊忍不住要射了」她的陰道似乎高潮了,突如其來的收縮和大量熱熱的愛液刺激著我的龜頭,搞得我也忍不住射了出來。高潮完的我們喘著氣擁抱在一起,我的肉棒還依依不捨地躺在她的陰道裏。「休息完了嗎?你很重。」她對我霸占陰道的表現無動于衷,只是用手腕推了推我的胸膛。「啊?不好意思。」我道了個歉,挪了挪身子。「呀你射在裏面了吧?」又被我頂了一下,精靈似乎感覺到小腹的溫熱,冷著臉質問我。「對不起哦,可是是因爲你下面太緊才拔不出來的。」「這樣啊,那對不起了,都怪我下面不聽話。」「對了,和我下體互相摩擦是什幺感覺?」我特意避開了性交2個字。「沒什幺感覺,就是普通的觸感。」「太好了呢,沒有了性慾你就不必淪爲性奴了。」「說的也是,謝謝你。」作爲修煉精神魔法的魔劍士,我居然發現自己開始迷戀肉慾了,畢竟這樣舒服的性交是第一次。(其實旅行途中,我也會有生理需求呢,如果有人幫我解決就好了。)抱著這個想法,我汙濁的眼神瞄上了冷淡的精靈。雖然沒有性慾,但是這個精靈已經被我『不小心』變成白癡了,讓她一個人活動我怎幺樣也不能安心。變成這樣都怪我,我就勉爲其難的負一下責吧。這不是找理由,也不是觊觎你的胸部和嫩穴,只是我行俠仗義而已哦。看著精靈俏麗的臉龐,我鼓起了勇氣,假裝不在意的問,「對了,我不小心射裏面了,如果懷孕了怎幺辦?」「沒辦法,只能生下來養大孩子了呢。 」精靈愣了愣,低下頭摸著自己的小腹。「反正你被逐出村子了,不如跟我去冒險,一起做一件不得了的事情?」沈默了幾秒,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她的脖頸神奇地變得通紅,擡起澄澈的眼眸盯著我,沒有一絲汙穢和動搖,「好吧,請多關照,我是精靈法師妮娅。」「你好妮娅,我叫艾歐。」「那幺,冒險途中我的生理需求能不能麻煩你幫我解決一下呢?只是簡單的把肉棒放進陰道抽插幾下就好了。」「沒關係的,反正我沒有性慾,雖然我不能和人性交,但是花點時間解決你的生理需求應該沒問題。」聽見她不假思的答,我露出了奸詐的微笑,撫摸著她的臉頰,吻上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