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舅妈盛莉之淫雨绵绵

精彩内容:

  雷小彤是淫城的一個中學生,十六歲,和淫城不少中學生一樣,他已經姦汙  
  了媽媽,時間已經有一年多了。  

    媽媽怕被爸爸發現,就打算把小彤送到北安她弟弟那裏去。  

    雷小彤的媽媽今年47歲,他的舅舅今年44歲,是個建築設計師。  

    五一前一天,雷小彤坐上火車,五一那天中午,他來到了北安舅舅家。  

    來到舅舅家,他敲了敲門,一個比他小一些的男孩給他開了門。只見客廳的  
  沙發裏躺著一個中年婦人,臉上貼滿了黃瓜片,正在美容。她中等身材,穿得很  
  單薄,是家居的輕薄衣褲,她的皮膚很白,她的那兩只光著的腳吸引了雷小彤的  
  視線。那婦人的兩只腳長得非常清秀白皙,看得雷小彤目不轉睛,不由自主地咽  
  了口口水。  

    那婦人聽見有人進來,于是睜開眼睛,見一個少年正看著她,她忙從沙發上  
  下來,穿上拖鞋,起身拉住雷小彤道:「哎呀,你就是小彤吧,我是舅媽呀!」  

    雷小彤忙有禮貌地點頭道:「舅媽好!」  

    雷小彤知道,舅舅的老婆盛莉,又名鄭珠,比舅舅大兩歲。她爲舅舅生的兒  
  子,就是眼前的男孩。  

    盛莉忙把臉上的黃瓜片都呼擄下來。  

    雷小彤在心裏評價著,舅媽的姿色一般,但膚色很白,最主要的是她的腳長  
  得清秀白皙。雷小彤一下子就把舅媽歸類爲性感婦人一類。  

    盛莉介紹那個男孩給雷小彤:「小彤,這是你表弟呂小保。」雷小彤的媽媽  
  和舅舅都姓呂。表弟比雷小彤小一些,正上初中。雷小彤已經有個半大小夥的樣  
  子了,黑瘦有力,而他表弟則像個胖乎乎的男孩,比他矮半頭。  

    晚上,舅舅回來了,舅媽盛莉做了一桌豐盛的飯菜,迎接雷小彤。  

    這天正是五一,外面一直在下雨,全家團聚,正好不用出門。  

    住在舅舅家的還有雷小彤的外婆劉玉含,不過這時她已經到在淫城的女兒家  
  裏去了,也就是說,雷小彤和外婆調了個個。  

    要吃晚飯了,雷小彤想先去尿一下,他走進了衛生間,關好了門。在衛生間  
  裏,他驚喜地發現了令他著迷的物品。在洗衣機的筐子裏,扔著幾只長筒肉色絲  
  襪,那時從舅媽盛莉清秀的白腳上脫下來的呀。  

    他掏出雞巴,一邊尿尿,一邊盯著那絲襪癡癡地看。他一回頭,看見眼前又  
  出現一個物品,是女人的月經帶,挂在他眼前,上面還有血迹,他按捺不住湊上  
  去使勁嗅了嗅,一股濃重的騷味令他雞巴發硬。尿完了,他還捨不得走,他屏住  
  呼吸,上前拿起一只長筒絲襪,使勁地嗅那發黑的襪尖。  

    這時,舅媽在外面叫他:「小彤,快點吃飯了!」  

    他顫抖著聲音答了一聲:「哎,就來!」  

    他使勁嗅了一下,將舅媽成熟性感婦人的蓮香深深吸入大腦。這才戀戀不捨  
  放下絲襪,出了衛生間。  

    大家一邊吃晚飯,一邊看著奧運會足球預選賽的電視直播。中國國奧隊0:  
  2敗于韓國,雷小彤和舅舅還有表弟,痛罵著那不爭氣的國奧隊,吃完了晚飯,  
  大家又看了會其他電視節目,就各自回房去了。  

    雷小彤和表弟住一個屋,躺在床上,不知怎幺的,他一直想著性感的舅媽,  
  舅媽那白皙的小腳,在雷小彤眼前不住地晃動,令雷小彤心裏産生了一種異樣的  
  感覺。  

    他睡不著,起身來到客廳,這時,他聽到從舅舅和舅媽的房裏隱隱傳來舅媽  
  的哼哼叽叽的聲音,他偷聽了一會,雞巴硬硬的,來到衛生間,關好門。  

    他拿起舅媽的一只長筒肉色絲襪,使勁地,酣暢淋漓地嗅著那發黑的襪尖,  
  舅媽那清秀白皙的腳,不斷地在他眼前晃動。舅媽醉人的腳味,被他深深吸進大  
  腦,他的雞巴,不可抑制地挺立著。  

    他拿著舅媽的那只長筒絲襪,套在硬梆梆的龜頭上,他的雞巴頂在舅媽的絲  
  襪那發黑的襪尖上,舒服極了。他又從筐裏拿起另一只舅媽的絲襪,使勁嗅著。  
  柔軟的絲襪溫柔地愛撫著他鐵硬的龜頭。好舒服呀!雷小彤歎息著。空氣中,隱  
  隱傳來舅媽的如泣如訴的低吟。淫靡的空氣在舅媽家裏瀰漫。  

    突然,他後頸發麻,濃烈滾燙的精液,猛烈地發射到舅媽絲襪那發黑的襪尖  
  上,一下,又一下……發射持續不停,射透舅媽絲襪的襪尖。一股莫名的快感,  
  籠罩了雷小彤的全身。  

    終于發射完了,雷小彤渾身發軟,感覺身子輕飄飄空蕩蕩的。  

    他拿著舅媽的絲襪,用那柔軟的絲襪把開始發軟的雞巴擦乾淨,然後放回洗  
  衣機的筐裏,到明天,那絲襪上的精液就會幹的,不會被發現。  

    他輕輕打開衛生間的門,往外一看,嚇了一跳,黑暗中,他的表弟呂小保正  
  站在客廳邊上,站在舅媽房門口偷聽呢。  

    呂小保見表哥出來,忙輕聲說:「我出來喝口水。」  

    雷小彤也道:「我上個廁所。」  

    表兄弟倆各懷鬼胎,回到屋裏。  

    射了舅媽的絲襪,雷小彤也累了,很快呼呼睡去。  

    第二天,外面仍在下雨。舅舅忙著設計建築圖紙。舅媽則躺在沙發上。叫舅  
  舅幫她捏腳。舅舅道:「我在忙著替你掙錢,你讓咱兒子代勞吧。」  

    舅媽躺著,撒嬌地伸腳去踢舅舅,舅舅看來也按捺不住舅媽白腳的誘惑,放  
  下手頭的工作,捉住舅媽光滑的白腳,捏了起來。  

    舅媽閉著眼睛道:「好舒服啊。」  

    舅舅捏了一會,舅媽卻又不讓他捏了:「你呀,表現不錯,行啦,去給咱家  
  掙錢去吧,讓咱兒子來。」  

    呂小保還是個孩子,還不懂得欣賞媽媽的白腳,推推阻阻道:「我還看電視  
  呢。」但還是來到沙發上,坐著,給媽媽捏起了腳。  

    舅媽盛莉,穿著白色小褂七分褲,光著清秀白腳,躺在沙發上,舒服地輕聲  
  哼哼著。雷小彤看在眼裏,雞巴又有些硬了。  

    呂小保捨不得電視,道:「媽,行了吧。我這胳膊好累。」  

    盛莉道:「就這兩下就累啦?媽生你養你,累不累?」  

    呂小保也笑道:「那,給你捏一回腳你給我五十塊錢。」  

    盛莉道:「那,媽生你那幺辛苦,你得給媽多少錢?」  

    呂小保沒詞了,只好說:「那人家累了嘛。」  

    盛莉坐起身來,一下子抱住兒子,使勁和他親著嘴,道:「好兒子,給媽捏  
  捏腳就不行嗎?」  

    看著這成熟女人的浪勁,已經多次姦汙了媽媽的雷小彤在旁看得真真切切,  
  暗想,舅媽在床上一定很騷。  

    呂小保被媽媽的熱情鬧得也有一股異樣的感覺襲上心頭,忽然臉紅了,不好  
  意思起來:「媽,看你。」然後開始認真地給媽媽捏腳。  

    盛莉笑道:「喲,媽親親你怕什幺?還不好意思呢。」她晃動著清秀白腳,  
  對兒子道:「媽媽的腳好看嗎?」  

    呂小保認真地回答:「好看。」  

    雷小彤在旁想道,好騷的娘們。  

    又過了一陣,盛莉看呂小保確實累了,就說:「好啦,去看電視吧。」呂小  
  保雖然覺得媽媽的腳好看,不過確實捏得累了,此時聽媽媽這樣說,便去看電視  
  了。雷小彤在旁道:「舅媽,我來幫你捏腳吧。」  

    盛莉笑道:「這多不好意思啊。」  

    雷小彤畢竟是個孩子,漲紅了臉道:「這有什幺,您是我舅媽,我在家時也  
  常幫我媽捏腳呢。」  

    盛莉道:「是嗎,小彤可真是個好孩子,那舅媽就謝謝你啦。」她哪裏知道  
  雷小彤的邪惡的心思?  

    當下雷小彤大喜,上前捉了舅媽的白腳,細細地捏弄,以他玩弄母蓮的熟練  
  手法,比之表弟捏得強得太多,盛莉舒服得閉上眼睛,哼哼聲越來越大。  

    雷小彤看著眼前舅媽的白蓮,恨不得一口吞下。他低下了頭,禁不住在舅媽  
  清秀的玉趾上親了一口。盛莉正被外甥捏弄得胯下發癢,這時被他一親,嚇了一  
  跳。她睜開眼,意味深長地看著外甥。雷小彤滿面通紅,趕忙低下頭,繼續幫舅  
  媽捏腳。  

    盛莉道:「好啦,就捏到這兒吧。」  

    雷小彤心裏呯呯跳著,看看舅媽,不像是生氣的樣子,這才放下心來。他又  
  想,說不定這騷娘們喜歡被我玩她腳呢。想到此,更放下心來。  

    這天夜裏,由于有了昨天差點和表弟撞車的前車之鑒,雷小彤沒有再去偷聞  
  舅媽的絲襪,不過,他發現又隱隱有舅媽的呻吟聲,表弟又起身去偷聽,這小子  
  小,忍不住。雷小彤想,看來,表弟也是受不了舅媽那成熟女體的誘惑的。  

    聽著舅媽的呻吟聲,雷小彤從自己的行李裏拿出自己從老家帶來的媽媽穿過  
  的一付肉色褲襪,使勁嗅了起來。媽媽的蓮香,夾雜著舅媽的呻吟,雷小彤的雞  
  巴又硬了起來。  

    窗外,雨聲不斷,屋內,舅媽呻吟不絕。舅媽那誘人的白腳,在雷小彤的眼  
  前晃動,令他徹夜難眠。直到後半夜,舅媽的呻吟聲停了,雷小彤才昏昏睡去。  

    五一長假的第叁天,雨還在時斷時續地下著。一家人哪兒都去不了,繼續在  
  家呆著。舅舅繼續弄他的設計,倒也充實。雷小彤表兄弟倆就和舅媽盛莉在一起  
  看電視聊天。  

    舅媽看著雷小彤,道:「小彤,你這孩子,小小的年紀,捏腳的功夫還真不  
  錯。」  

    雷小彤道:「謝謝舅媽誇獎,我經常給我媽捏腳。」  

    舅媽盛莉笑道:「你媽有你這幺孝順的兒子,可真有福氣。」  

    雷小彤道:「舅媽,我再給你捏捏。」  

    盛莉又躺到沙發上。  

    呂小保畢竟是喜愛媽媽的,見媽媽被表哥捏腳,那種舒服的樣子很風騷,他  
  忽然覺得給媽媽捏腳是一件很過瘾的事,對表哥有了一種嫉妒之意,忙道:「媽  
  媽,我也給你捏!」  

    盛莉高興地笑道:「喲,今天我可享福啦,好吧,你們一人捏一只。」于是  
  表兄弟倆一人捉了盛莉一只白腳,捏了起來。  

    捏著捏著,盛莉對呂小保道:「小保,你向你表哥學學,你表哥捏得媽好舒  
  服,你捏得媽好疼。」  

    呂小保此時也開始覺得媽媽的腳長得好看,想起昨夜媽媽房裏傳播出的呻吟  
  聲,手上不由使足了勁,捏得盛莉疼得叫了起來:「輕點呀你!你這孩子,想虐  
  待媽媽的腳呀!」  

    雷小彤在旁,心裏暗笑:舅媽,我這表弟看來是想你想得,朝你的白腳發洩  
  啦。  

    吃完午飯,舅舅舅媽兩口子午睡休息了。雷小彤在客廳裏看電視。忽然,他  
  發現表弟進了衛生間,很久沒出來。  

    原來,今天給媽媽捏腳,媽媽那清秀白皙的腳終于引起了呂小保的興趣。似  
  乎今天,在表哥的帶動下,他對媽媽的腳的性意識啓蒙了。  

    媽媽去睡覺了,想著媽媽的白腳,呂小保坐立不安,百般難熬之下,他想起  
  了洗衣機裏媽媽的絲襪。他走進衛生間,打開洗衣機蓋,裏面果然有幾付盛莉脫  
  下的肉色褲襪,這已不是雷小彤那天玩過的絲襪了,那些已經洗了,這是昨天盛  
  莉剛脫下的。  

    呂小保拿起媽媽的絲襪嗅了起來。他雖然迷戀媽媽的肉體很久了,但是嗅媽  
  媽的絲襪還是第一次,還不很熟練,但他覺得在侵犯媽媽,心裏非常興奮,雞巴  
  發硬。  

    正當他拿著媽媽的絲襪使勁地嗅著,門突然開了,原來是表哥雷小彤破門而  
  入。嚇得呂小保差點停止呼吸。  

    雷小彤笑道:「表弟,原來你也喜歡聞你媽媽的絲襪。你這小笨蛋,玩弄女人  
  的絲襪,你還很不熟練啊,看我的。」  

    他從洗衣機裏拿起另一付,熟練地嗅著,然後套在雞巴上。  

    呂小保在表哥的示範下,也把媽媽的絲襪套在了自己的雞巴上,媽媽柔軟的  
  絲襪愛撫著雞巴,令雞巴舒服極了。  

    呂小保敬佩地看著表哥:「表哥,你懂得真多!」  

    很快,表兄弟倆都射透了盛莉的絲襪。  

    夜裏,弟兄倆興奮地談起了盛莉。  

    雷小彤道:「小保,舅媽的腳真好看!」  

    呂小保道:「是啊,我媽挺性感的。」  

    雷小彤道:「你不想插入你媽?」  

    呂小保紅著臉道:「我可沒那膽兒。」  

    雷小彤輕衊地撇著嘴:「切!膽小鬼!現在不少中學生都和自己的媽媽性交  
  呢,媽媽應該是兒子的性啓蒙老師。告訴你,我早把我媽給插了。」  

    「真的?」呂小保吃驚地看著表哥:「表哥,你說的是真的?」  

    「那當然。」雷小彤繪聲繪色地講起他插入他媽媽的事情,聽得呂小保直咽  
  口水。  

    「怎幺樣?」雷小彤道:「想不想插你媽?」  

    呂小保嚥著口水:「想,可我還是不敢,表哥,你比我大,要不,你先開個  
  頭?你帶著我一起幹。」  

    雷小彤此時已成爲呂小保心目中的英雄:「那也行,反正我也想操你媽。」  
  于是,他和表弟商量好了下手的計劃。  

    天亮了,這已經是五一長假的第四天。舅舅呂保田早早起了床,今天他要利  
  用假期和幾個朋友去一躺廣州,爲了他手裏的這個建築方案跑一趟,成了事可賺  
  不少錢。  

    雨時停時下。舅舅冒著雨走了。  

    舅媽還沒起床。昨夜,盛莉被丈夫奸了半夜,正在熟睡。  

    雷小彤朝呂小保遞了個眼色,自己推門進了舅媽的房間。  

    舅媽正在熟睡,雷小彤從舅媽的枕邊拿起她脫下的一只長筒肉色絲襪,使勁  
  地嗅那發黑的襪尖,舅媽襪尖的異香,令雷小彤雞巴暴起,他獸慾膨脹,色膽包  
  天,開始下手了。  

    他從被窩裏拿出舅媽的清秀白腳,一口吞下那清秀的一玉趾,貪婪地吮吸起  
  來。  

    盛莉在夢中發出舒服的呻吟聲。雷小彤的吮吸令她十分受用,她還沒從昨夜  
  的交配中緩過來,雷小彤對她秀趾的吮吸使得她又墜入淫慾的享受之中。  

    漸漸地,盛莉的呻吟聲越來越大。雷小彤順著舅媽白皙的小腿大腿一路舔了  
  上去。他驚喜地發現,舅媽竟然是一絲不挂。  

    他索性撩開被子,痛痛快快地欣賞著舅媽的肉體。盛莉的陰毛非常濃密,白  
  皙清秀的肉體,大叢濃密的陰毛,非常誘人。  

    雷小彤壓到舅媽身上,把她的兩條美腿分開了些,將鐵硬的雞巴插入了舅媽  
  的屄眼。  

    盛莉已半醒了,但她昏睡的腦子來不及想清楚許多,只顧享受眼前的快感。  

    雷小彤壓著舅媽,抱緊舅媽,一邊使勁頂她,一邊和她熱烈親嘴。  

    盛莉抱著身上男人的身體,淫靡地哼哼著。  

    隱隱約約,她覺得身上的男人身體與丈夫的身體不太一樣,于是睜開眼睛,  
  這一睜眼,嚇了她一大跳:「小彤,怎幺是你?」  

    雷小彤壯著膽子道:「舅媽,舅舅不在家,我就代替他安慰你喽。」  

    盛莉道:「你這孩子!不行,快下去。」  

    雷小彤擺出一付哭喪臉道:「舅媽,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你那幺性感,想  
  死我了。你真忍心讓我下去啊。」  

    說著,又使勁頂了兩下,頂得盛莉又哼哼起來,她喜歡這種被頂的感覺,而  
  且外甥玩她腳曾使她很舒服,現在又說她性感,她喜歡這個外甥,于是,她不再  
  說話了。  

    見舅媽不說話了,雷小彤精神大振,連連狠頂。  

    盛莉嬌嗔道:「輕一點呀!」  

    聽舅媽撒嬌,雷小彤大喜:「舅媽,我一定好好孝順您!」說完,把舅媽頂  
  得不住叫喚。  

    再說呂小保,在外面聽到裏面媽媽叫,按照計劃,推門而入,見媽媽正被表  
  哥操得不住叫喚,他雞巴一下硬了起來。他指著媽媽喝道:「媽媽!好啊!爸爸  
  不在家,你竟和表哥幹這流氓事!」  

    盛莉又驚又羞,一下子摀住臉:「哎呀!」  

    呂小保不依不饒:「我這就給我爸打電話去!」  

    盛莉也顧不得羞了,忙把手從臉上拿下來:「小保,可不能這樣。你說讓媽  
  怎幺樣,媽都依你,可千萬別和你爸說呀。」  

    呂小保得意地和表哥交換了一個眼神,道:「那好,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  
  不告訴我爸。」  

    盛莉道:「好,什幺事?」  

    呂小保道:「我要和表哥一起玩你!」  

    盛莉原以爲兒子的條件是要錢或買什幺東西之類的,萬沒想到是這種條件,  
  她一時心亂如麻,和外甥,雖說也亂倫了,可畢竟還沒有血緣關係,和兒子,那  
  可是最變態的母子亂倫啊!  

    呂小保已經撲上來捉住媽媽的白蓮啃了起來。盛莉想不讓他玩,可又怕他真  
  的告訴丈夫,她轉念又一想,現在母子亂倫的家庭也不在少數,就讓兒子玩玩又  
  有什幺大不了的呢,又沒犯法,這是自己家的事,也沒妨礙其他人,不算太過分。  
  而且現在自己被外甥插成這樣,暴露在兒子面前,自己又有什幺資格反對兒子呢?  

    想到此,她也就不再說什幺了。  

    雷小彤知道舅媽已基本就範了,高興地壓在舅媽身上一陣猛捅,呂小保忙著  
  吮吸媽媽的清秀白趾,盛莉被這哥倆奸弄得連聲叫喚,淫水直流,淫婦本色暴露  
  無遺。  

    雷小彤道:「小保,來,你來操你媽!」  

    說著,從舅媽屄裏拔出雞巴,把舅媽拖到床邊,對小保道:「小保,照著我  
  給你說的姿勢,幹吧!」  

    盛莉這才知道他們倆是串通好的,更是無心反抗了。  

    呂小保站在床前,扛起媽媽兩條美腿,在雷小彤的指點下,將雞巴頂入媽媽  
  的屄眼。出生十幾年後,他首次重返媽媽的屄眼,他出生的故鄉。  

    雷小彤則在床上,跪在舅媽臉上,把雞巴插入她的嘴裏。  

    盛莉躺在床邊,高舉雙腿,被兒子插入,一時百感交集,又被外甥頂入咽喉,  
  非常難受,不由得哭了起來。  

    盛莉的哭叫,更激起兄弟倆的獸慾。  

    呂小保扛著媽媽的玉腿,猛捅媽媽的屄眼,一邊捅一邊吼叫:「真舒服呀!  
  媽!我的親媽!我又回到我出生的故鄉啦!」  

    雷小彤也使勁把雞巴往舅媽咽喉深處裏頂,頂得舅媽嗚咽不止。雷小彤一邊  
  頂還一邊說:「舅媽,這就叫一陽封喉!」  

    窗外,淫雨綿綿,床上,盛莉淫水潺潺,就這樣,性感的中年婦女盛莉,在  
  五一長假中,被兒子和外甥給姦汙了。  

    呂小保的雞巴在媽媽的屄眼裏進進出出,媽媽的屄眼柔軟濕潤溫暖舒適,令  
  他感到舒服極了。  

    盛莉被雷小彤兄弟倆欺負得不住嗚咽。這還不算完,更大的汙辱還在後頭。  

    雷小彤從舅媽臉上下來,回到自己屋裏,從行李裏拿出他長期用以玩弄他媽  
  媽的日式淫具。  

    他又回到舅媽床上。  

    他和表弟把舅媽按在床上,讓舅媽把兩條玉腿分開。  

    他的淫具是一根粗大的電動棒,這是他從日本熟婦網站上訂購來的。  

    盛莉分開兩條玉腿,兩腿彎著,雷小彤看舅媽兩腿之間,是濃密的陰毛,陰  
  毛之中一個陰洞,已經被表兄弟倆捅得張開了,分外誘人。  

    雷小彤看得慾火中燒,將那電動棒捅入舅媽屄裏,然後按下手柄上的開關。  

    盛莉開始覺得又驚又怕,後來,她被那電動棒弄得渾身酥軟,忍不住淫叫不  
  止,而且淫水源源不斷地湧出。電動棒不可阻擋地朝盛莉的屄眼深處裏鑽,弄得  
  這個淫婦渾身發騷,不停地淫叫:「……哎……哎呀……好難受………受不了了  
  呀………小彤……你從哪裏……找來的這家夥……可真會……折磨女人呀……哎  
  呀……哎呀……受不了呀……」  

    她淫靡地看著雷小彤:「你們現在的男孩子………可真壞呀………花樣真多  
  呀……比你舅舅……花樣多呀……哎呀……哎呀……受不了呀……饒了我吧……  
  饒了舅媽吧……」她不停地淫叫著。  

    雷小彤哪裏肯饒?他繼續用電動棒捅著舅媽的屄眼。盛莉一絲不挂,那潔白  
  的肉體,不小的翹奶子,褐色大奶頭子,柔密的腋毛,無不顯露著這個成熟婦人  
  的性感和誘惑。  

    雷小彤看得慾火中燒,就從舅媽床上拿起她穿過的一只長筒肉色絲襪,當著  
  她的面使勁地嗅那發黑的襪尖,然後,又當著她的面套在鐵硬的雞巴上。盛莉看  
  著,羞得說:「好變態呀……小……小彤……真受不了你……你……哎呀……哎  
  呀……」電動棒使得她無法繼續說下去。  

    雷小彤一邊繼續折磨舅媽,一邊說道:「舅媽,我早就偷聞你的絲襪啦,現  
  在,我可以當著你面玩你的絲襪啦,我好痛快呀!」  

    盛莉羞得臉都有些紅了:「不要臉!」雷小彤加大了電動棒的電力,電動棒  
  裏又有大號電池啓動,電力增加,盛莉立即哎呀哎呀地大叫起來,再也無法說下  
  去了。  

    呂小保按捺不住,撲到媽媽身上,熱烈揉摸媽媽的翹奶子,吮吸媽媽那發黑  
  的大奶頭子。  

    盛莉的大奶頭十分敏感,被兒子這一吮吸,癢得她更是叫個不停,淫水嘩嘩  
  地流個不停。  

    盛莉的淫叫實在可與日本熟婦淫穢電影裏的日本熟婦們比美,更加刺激了那  
  表兄弟倆的獸性。呂小保吃媽媽奶頭吃得性起,再加上媽媽淫叫聲的刺激,他獸  
  性大發,竟狠咬起媽媽的奶頭來!  

    雷小彤也被舅媽的淫叫所刺激,繼續增大電力,發狠把電動棒使勁往舅媽屄  
  眼深處裏猛捅。盛莉實在受不了,忍不住發出痛苦的慘叫。  

    在長假剩下來的幾天裏,家中只有他們娘叁個,盛莉成了兒子和外甥的性女  
  奴,隨時得滿足他們的性慾。外面的雨勢漸漸小了,而盛莉的淫水卻越來越多。  

    一次,在給兄弟倆做完午飯後,陪他們一起吃完飯後,盛莉來到衛生間想尿  
  尿,吃飽了飯的弟兄倆又跟了進來,像兩頭公狗似地盯著盛莉一絲不挂的身子,  
  看她尿尿。盛莉這幾天在家都是一絲不挂,不管是做愛還是做飯。  

    盛莉尿完,剛站起身,雷小彤就命她扶著洗衣機,晚下腰,撅起肥白屁股,  
  雷小彤鑽到她的胯下,舔她的尿眼,把她的尿眼舔得乾乾淨淨,癢得盛莉不住哼  
  哼。  

    然後,呂小保站到舅媽身後,從後面將雞巴捅入她的屄眼。盛莉被捅得哼哼  
  唧唧叫著。雷小彤拿起一付舅媽的肉色褲襪,套在雞巴上,命舅媽伸出素手,愛  
  撫他戴著舅媽絲襪的雞巴。弟兄倆都舒服得不得了。滿意地哼哼著。  

    呂小保還把手伸到媽媽身下,揉摸媽媽不小的奶子,擰她褐色大奶頭子。  

    雷小彤一邊享受舅媽的愛撫,一邊拿起那付褲襪另一只發黑的襪尖,使勁地  
  嗅著。  

    盛莉雖然不能說長得有多漂亮,但她的膚色白,腳長得清秀白皙,這足以使  
  她成爲一個性感女人。她46歲,正當盛年,是一位性慾高漲的騷婦。這幾天被  
  兒子和外甥蹂躏,她雖然也感到羞愧,但是,那種亂倫的刺激使得她比與丈夫交  
  配有了新的興奮,而且這兩個小子體力生猛,花樣翻新,也比與丈夫交配有更多  
  的刺激。她知道自己在墮落,但她已經沉淪難以自拔了。  

    呂小保伸手在媽媽身下,抓著媽媽的奶子,將雞巴使勁朝媽媽屄眼裏頂。看  
  到媽媽撅著屁股被自己操,被自己操得不住的叫喚,呂小保覺得媽媽在被自己欺  
  負,他在汙辱媽媽,他一想到這一點就格外覺得刺激,頂得更加用力。媽媽的叫  
  聲也更大了。她那種中年女人的風騷樣子,令雷小彤和呂小保都覺得刺激得不得  
  了。  

    盛莉一邊撅著屁股被兒子操,一邊伸著素手愛撫外甥戴著她絲襪的雞巴。雷  
  小保也覺得這是對舅媽的又一種汙辱,他感覺很爽。  

    盛莉被兒子捅得發騷,她愛撫外甥的動作也就越發淫靡了。  

    在媽媽的呻吟聲中,呂小保一個控制不住,不由得精液狂射,射入媽媽陰道  
  深處。  

    雷小彤戴著絲襪的雞巴被舅媽愛撫得龜頭高昂,怒目圓睜!他又拿起舅媽一  
  只長筒肉色絲襪將舅媽屄眼上的精液擦乾淨,然後,命舅媽扶著馬桶蓋,彎腰而  
  立,撅著肥白屁股,他也從後面將戴著絲襪的雞巴捅入舅媽的屄眼。  

    他還把衛生間裏挂著的兩條染著陰血的月經帶取下一條,勒在舅媽嘴上。他  
  兩根食指勾住那月經帶兩側的布帶,將月經帶使勁地勒在舅媽嘴上,然後發力猛  
  捅舅媽的屄眼,盛莉被他們玩了這幾天,有些受不了外甥的猛捅,連聲地驚叫起  
  來。  

    雞巴戴著舅媽的絲襪捅她,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龜頭,雷小彤爽得連聲吼叫  
  :「痛快!舒服!」  

    就這樣捅了很久,雷小彤又換了花樣,他從舅媽屄裏拔出雞巴,命舅媽直起  
  身,命她轉過身來,站在那裏,擡起一條玉腿,把一只白腳踩在馬桶蓋上,亮出  
  屄眼。雷小彤迎面抱住了舅媽,以便把雞巴朝她屄裏使勁地頂,同時和她熱烈親  
  嘴。  

    盛莉擡起白白的手臂抱住外甥,露出了她腋下的柔密腋毛。  

    呂小保拿來媽媽的數碼相機,連連拍攝這香豔景象。盛莉被操得連連呼喊,  
  淫水漣漣。  

  外面的雨早就停了,而盛莉的淫水卻越來越多,淫雨好像從天上轉到了盛  
  莉的胯下,繼續下個不停,繼續淫雨綿綿。  

    呂小保拍攝著媽媽被奸的淫相,媽媽性感的腋毛又引起了他的興趣,他以媽  
  媽的腋毛爲中心又拍了好幾張,然後去舔媽媽的腋毛。盛莉癢得連聲驚叫。雷小  
  保被舅媽的叫聲刺激得獸慾更加熾烈,使足了勁狠捅舅媽的屄眼,盛莉被頂得嗷  
  嗷直叫。  

    表兄弟倆從洗衣機裏拿起盛莉的一付肉色褲襪,各自拿著一只發黑的襪尖使  
  勁聞著,盛莉那中年女人發黑襪尖的醉人異香被他們深深吸入大腦,令他們獸性  
  大發。  

    呂小保把硬硬的雞巴在彎腰低頭的媽媽的臉上嘴上亂頂亂敲,雷小彤則發狠  
  猛頂舅媽媽的屄眼。  

    盛莉被兒子和外甥同時汙辱,那種被汙辱的感覺,夾雜著沉淪的快感,籠罩  
  了她。她忍不住不停地嗚咽著,忍受著兩個孩子的糟蹋。  

    雷小彤越插越快,舅媽柔軟溫潤的屄眼,愛撫著他的大龜頭,他的龜頭癢極  
  了,舒服極了,終于,他吼叫起來,精液怒射而出,直射入舅媽的屄眼深處。盛  
  莉被外甥火熱的精液射在嬌嫩的屄眼深處,也忍不住呼喊起來。  

    呂小保被媽媽的淫叫聲刺激得也控制不住了,他手持雞巴頂在媽媽的臉上,  
  精液狂射,射得媽媽臉上嘴上到處都是他的精液。  

    表兄弟倆都射痛快了,又命盛莉輪流將他們倆的雞巴吮吸得乾乾淨淨。盛莉  
  還把吮到嘴裏的精液都嚥了下去。她聽說吃男性的精液可以美容,所以就把精液  
  都吃下去了,你說這娘們兒有多騷!  

    五一長假結束了,表兄弟倆度過了一個難忘的五一節。呂小保繼續上學,舅  
  舅還未回來,舅媽盛莉忙著爲雷小彤辦理轉學手續,他以後就要長期在北安生活  
  了。  

    外婆從淫城回來了。外婆劉玉含,是一位退休女醫生,64歲,中等身材,  
  風韻猶存,腳長得和盛莉一樣性感,盛莉的腳長得好看,是遺傳自她的。  

    外婆一回家,家裏女人的絲襪就更多了,她的香蓮,自然引起了雷小彤表兄  
  弟倆的性趣。而且,和外婆生活在一起,雷小彤慢慢知道了,外婆這幺大年紀,  
  但保養得非常好,還有陰血,那挂在衛生間的月經帶,原來不是舅媽的,而是外  
  婆的。舅媽不用月經帶而是用衛生棉。  

    劉玉含身穿米色套裝,灰色西褲,肉色褲襪高跟鞋,襪蓮非常精美,她身高  
  1米64,是個非常精美的婦人,看上去,也就五十多歲。雷小彤兄弟倆天天盯  
  著劉玉含的精美襪蓮流口水。  

    而當雷小彤發現原來外婆竟與舅舅交配之後,他就下決心要姦汙這位性感老  
  婦了。  

    劉玉含是雷小彤的外奶,是呂小保的奶奶,她長期被她兒子呂保田姦汙,沒  
  想到,很快,她又被她的外孫和孫子給姦汙了。  

  事情發生在母親節之後緊接著的兩天。母親節前,舅舅仍未回來,卻來電話  
  請外婆劉玉含去廣州,說是請老娘去玩,實際上,在母親節前夜,及5月9日母親  
  節那天的一白天及那天夜裏,呂保田在廣州的豪華酒店裏足足奸了性感老娘兩夜  
  一天。  

  而雷小彤兄弟倆在家自然也不會放過盛莉,也好好地孝敬了她。  

  盛莉全家過了一個快樂的母親節。  

  母親節剛過,雷小彤的外奶劉玉含就飛回北安回到家裏,緊接著,她這朵老  
  花,就遭到了外孫和孫子的辣手摧花。雷小彤將這次對外奶的摧殘玩弄,命名爲  
  「母親節延續行動」。